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绝世医婿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左青言莫小说无删减版

2022-06-18 18:06:50
绝世医婿第10章

一旁的女子,三十岁左右,长得很漂亮,一身黑色的裙子穿在身上,更衬托出她白嫩的肌肤和身材。

女子虽然脸上一直带着笑容,可眼睛里却隐含着一丝不悦的神色,似乎不太欢迎言莫的到来。

“你懂书法?”左震主动走到言莫身边笑问道。

言莫这才回过神来,向左震拱手行礼:“左叔好,看到这幅字一不小心就入迷了,没想到临摹作品也能达到这种程度,几乎可以以假乱真了。”

“你能看出来是临摹的!”左震也有些惊讶言莫的书法造诣,竟然能看出来这副字画是临摹的。

他曾经给不少字画专家鉴定过,都以为是米芾的真迹,殊不知那只是一副临摹作品。

“仅从字来说,基本上看不出破绽,每一笔每一划都充满了米芾的神韵。”言莫解释道:“可惜,整体上少了米芾那种潇洒自如的洒脱感。”

“不过能临摹到这种程度,也算是书法大家了。”言莫正色说道。

“不错,不错,看来你的书法造诣不必那位差。”左震笑道:“以后有机会,可以给你引荐引荐。”

“你们别光顾着聊天了,过来喝茶吧。”少妇在茶几上泡了一壶茶邀请她们过去饮茶。

“你就是言莫啊,之前一直听震哥提及你,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没想到你如此年少有为。”少妇端起茶杯递给言莫笑着说道。

言莫接过茶,点头致敬,说道:“谢谢。”

“坐。”左震指了指沙发,自己也坐下来说道:“言莫啊,这里没有外人,我就开诚布公的跟你好好谈谈婚约的事。”

“你师父是我们左家的救命恩人。”左震喝了一口茶,喃喃说道:“曾经,你师父救过我们一家人性命,与我父亲更是情同手足,当年二老为自家后辈许下婚约,无奈造化弄人。”

“你师姐与我有缘无份,最终没有走到一起,所以二老又决定让我们的下一代结为夫妻。”

“而你师父他老人家并未婚娶,所以你成为了唯一选择。”

“我还有个师姐?”言莫惊讶道,他并不知到这些消息,师父从未提及过。

左震点点头,松了松领带,苦笑着说道:“也不知道是为了逃婚,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在你师父收养你之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至今没有音讯。”

“不说这些陈年旧事了。”左震看了一眼言莫,笑着说道:“今天的主角是你和左青。”

“爸,我不同意。”左青不想自己的命运就这么绑在一个陌生人身上,正色说道:“如果只是做朋友,我可以毫不犹豫的答应,可这是婚姻大事,怎么能凭长辈一句话,就决定一生的幸福。”

“是啊,震哥,如今都什么年代了,指腹为婚这一套根本不适合现在的年轻人。”中年少妇在一旁劝说道:“左青从小就接受最优秀的教育,国外知名大学高材生。”

“如今也事业有成,和言莫根本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她们在一起肯定没有共同语言。”

中年少妇名叫罗欣,是左震的女朋友,以前左青对她印象并不好,也一直反对她和自己父亲结婚,没想到今天她竟然主动站出来帮自己说话。

言莫算是听出来了,对方话里有话,暗讽自己没文化,配不上左青这样的优质女人。

不过这些言莫压根不考虑,他只记着师父说的话。

在左家带满一年就行了。

至于一年之后是什么情况,他没兴趣。

左震微微皱了皱眉头,淡淡说道:“罗欣,你去看看王妈晚饭准备得怎么样了,让王妈多准备几个菜,顺便把我酒窖里的酒那两瓶出来,一会儿让言莫陪我好好喝几杯。”

罗欣很懂得察言观色,知到左震对她的表现有些不满,立马起身告辞。

“你们聊,我去厨房看看。”

罗欣离开后,左震一脸正色的对言莫说道:“这场婚约任何人不得改变。我已经定了,先给你们三个月的时间同居,到时候你不反悔的话,就举行婚礼。”

言莫扑哧一声,把嘴里的茶喷了出来,自己这个便宜岳父说的也太露骨了吧。

左青听到这句话也羞的满脸绯红。

左玉更是目瞪口呆的张着嘴,不知道说什么好。

左震愣了一下,尴尬的笑了笑,解释道:“你别误会,我说的同居,是让你们在同一个屋子里生活,但不能越界。”

言莫顿时松了口气,说实话,他完全没有同居的心理准备。

左青却一脸的不愿意,央求道:“爸,难道非要这样么?我们先从普通朋友开始不行吗?”

左玉却在一旁调侃道:“姐,你怕啥啊,只是在同一个屋子里生活而已,他又不会把你吃了。”

“同一个屋子生活,才能看清楚一个人的禀性。”左震说道:“我们不肯要率先悔婚,所以这三个月你们自己好好相处,能成则成,实在不行,我也不会强求你们。”

“当然,最后的选择权在言莫手里。”

言莫感觉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什么叫主动权在自己手里啊?

师父说的很清楚,必须得在左家带满一年,现在左震又说三个月之后做出选择,这不是自相矛盾么!

“既然左叔这么说,那就一起生活三个月吧。”言莫看了一眼左青,发现她越看越漂亮,除了表情有些冰冷,基本上挑不出任何毛病。

说不定三个月之后,自己真的会喜欢上对方也不一定。

左青闭上眼睛,一副认命的样子,点头答应道:“好,那就一起生活三个月,不过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我是不可能喜欢上你的。”

“今天你救了我们姐妹俩,我很感激你,但一码归一码。”左青起身说道:“婚姻大事不可儿戏,我希望你好好想清楚。”

说完,左青向父亲请辞:“爸,我有点不舒服,先回去了。”

“等等。”

左震喊住女儿,问道:“你刚才说言莫救了你们,到底怎么回事?”


麦克维尔空调维修 www.lianzhongchina.com
人文生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