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婚情谍战闫少以后归我了谢秋白闫司慎小说

2020-09-14 13:49:00

主角是谢秋白闫司慎的小说叫做《》,这里提供婚情谍战闫少以后归我了谢秋白闫司慎小说,该小说主要说的是“你看阿姨说的没错吧,你姐和阿慎是真的男女朋友关系,以后阿姨也会照顾好你姐的。”闫妈妈有些心满意足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内容精选:

谭母一见到他,就已经吓得寒若噤。

“打人啦,哎呀,一个大男人欺负老人啦!”

闫司慎捏着谭母的胳膊,往前一推。他是不打女人,但他今天准备破戒了!

谭母被推倒,立刻倒在地上打起滚来喊痛。

闫司慎冷笑一声,对后面两人道:“你们带她去检查,她说检查什么,就带她查什么,没毛病,给她打出毛病来!”

谭母顿时就不敢再装,唯唯诺诺地站起来,躲到墙角里去。

闫司慎瞪着她,却对谢秋白说道:“你进去吧。”

只是简单的四个字,却像是定心丸一般,让谢秋白感觉精神一松。虽然声音没什么感情,但无论是闫妈妈,还是她,都听得出里面的温柔。

闫妈妈用胳膊肘顶了谢秋白一下,眉飞色舞地看着她,似乎在说:看吧,对你就是不一样吧。

谢秋白低头拉着闫妈妈就往里面走,一边小声地说道:“他哪是为我,分明就是怕阿姨受伤。”

谢秋白走进去才发现谭智已经醒了,正激动地往她这边看。她急忙上前一步,扶着他坐好,还往他背后放一个枕头。

“闹的动静有点大,把你吵醒了。”谢秋白有些歉然地说道。

其实动静最大的就是谭母。

谭智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指。

“我接的工作,你也知道。幸好遇到了阿慎,然后我们一见钟情,所以现在是男女朋友关系。他这个人啊,就是不太会讲话,但人挺好的,你也看到了。这是阿慎的妈妈,闫阿姨。她刚才护着我,你也看见了。”谢秋白说了一堆话来安慰他。

谭智抬头看向闫妈妈,乖巧礼貌地喊道:“闫阿姨好,谢谢闫阿姨。”

他是真心感谢闫妈妈。

“这钱呢,是阿慎给的,他现在是姐的男朋友,所以给钱花钱也是应该的,你也不用不好意思。就当姐姐姐夫借你的,等你毕业工作了,再还给姐。”

谭智咬着牙,看到她安慰自己,心里更难受。

“钱不用,妈那里存了不少。她就不该逼你,问你要那笔钱!”谭智攥紧拳头。

他吸吸鼻子,“等我把卡从她手里弄回来,我就还给你,不用等到我工作。”

这样的孩子,真是让人心疼。谢秋白心想着,更不想让他受委屈。

“姐嫁了有钱人,还能苦了你?妈她……”谢秋白很艰难地叫出这个字,“有钱也不够医药费,要不然,姐也不会……不过有你姐夫,你就不用担心了。他给你的,你就留着。好好把病看好了,姐也放心。”

闫妈妈也帮腔道:“我会把你姐姐当亲闺女一样疼的。”

谭智还是不放心地盯着在门口站岗的闫司慎看。

“阿慎。”谢秋白冲着闫司慎软软地唤了一声。

她为了让他安心,也是拼了!

闫司慎听到了,心头一跳,但故意装着没听到。

谢秋白没办法,只好走过去拉他。把他拉到病房里,站在谭智面前。

“他这个人就这样,木头一个。但是人挺好的,你看,他这么帅,又有钱,姐不会吃亏的。就算吃亏,姐不是还有你这个弟弟给姐撑腰嘛!”谢秋白暗暗捏着他的胳膊,暗暗提示他,千万别再拆台了!

这一回,闫司慎虽然不太配合,但没拿“我不骗人”来怼她。

谭智半信半疑,如果这是真的,他姐是不吃亏,就怕她又骗他。

闫妈妈见谭智似乎还心存怀疑,就咳嗽一声,“你不相信阿慎,那相信阿姨吗?”

她刚才对谢秋白处处维护,谭智是看在眼里的。所以没有犹豫的,他飞快地点一下头。

但事情如果这么简单就结束,那闫妈妈,就不是闫司慎的妈了!

只见她一本正经地咳嗽一声,清清喉咙,然后认真地对谭智说道:“阿姨保证,他们是男女朋友。”

谢秋白以为,闫妈妈在帮她,可知母莫若子的闫司慎,一听这开场白,就知道她下面要说什么。

“如果你还不信,可以让他们亲个嘴儿啊!这么亲密的举动,也只有男女朋友之间才会做的。”

谢秋白瞪大眼睛看着闫妈妈,怎么说着说着,连她一起坑了?

可怎么听都是谢秋白这个女方吃亏的事儿,为什么谭智一脸期待地看着她呢?

谢秋白调头看向闫司慎,暗示他,是不是谁的娘闯的祸,谁来解决一下时,闫司慎动了。

“想要你弟弟安心,你就得乖乖听我的。”他在谢秋白的耳边悄悄吐出一句低声威胁,落在闫妈妈和谭智的眼里就像是两个人在调情一样。

闫司慎用力紧紧环住谢秋白的纤瘦的腰际,让她紧贴着自己,随后便吻了下去。

两片唇瓣贴合在一起,病房内的闫妈妈和谭智惊讶张大了嘴巴。

闫妈妈是因为她从未看过闫司慎对哪个女人有过那么亲密的举动,谭智是因为他从未见过这种场面,而主人公竟然是自己的姐和姐夫。

反应过来后的谢秋白下意识的想要挣脱开闫司慎的控制,却在扫到自家弟弟那期盼的目光时收回了动作。

刚开始闫司慎只是为了在闫妈妈和谭智面前证明自己的“男朋友身份”,却在吻上谢秋白唇瓣的那一瞬间,陷入了柔软的甜蜜之中不舍得放开。

病房里十分的安静,毫无经验的谢秋白只觉闫司慎的唇有些滚烫,眼睛扑闪扑闪的盯着闫司慎。

两个人之间弥漫着一种极其暧昧的气息,温度渐渐的上升。

唇舌滑动,一记深吻后闫司慎才将谢秋白放开。

谢秋白大口的喘息着,脸颊处传来了阵阵火热的感觉,她看也不用看,自己的脸肯定特别红。

抬头看着一旁的罪魁祸首,谢秋白伸出手打了过去,经过“特殊处理”的力道对于常年训练的闫司慎根本就算不了什么,因而他始终笑着看向谢秋白。

这一幕落在了闫妈妈和谭智的眼里,却变成了情侣间的嬉戏打闹一般的行为。

“你看阿姨说的没错吧,你姐和阿慎是真的男女朋友关系,以后阿姨也会照顾好你姐的。”闫妈妈有些心满意足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看来这两个年轻人之间不止“买卖”关系这么简单——还真的有点小火花。


农业人工智能 http://www.tcloudit.com/
人文生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