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步步攻心宫女上位守则(陆挽棠萧翀光)阅读

2020-06-28 20:02:55

《》小说主角是陆挽棠萧翀光,这里提供步步攻心宫女上位守则陆挽棠萧翀光小说,步步攻心宫女上位守则主要说的是。出行之前,鲁王说的那些话,就如同是一柄大刀一般,始终在她头上高悬。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落下来。

《步步攻心宫女上位守则》精选:

不过,孙皇后也是有私心的。

给了实质性一点好处,却也没给太多——这是不想陆挽棠一帆风顺,长了气焰。

更叫陆挽棠明白,紧紧靠着她,是有好处得的。

陆挽棠哪有什么不明白的?当即就对着孙皇后感激不尽道:“多谢皇后娘娘,娘娘如此,妾身竟是不知该如何感激了。”

孙皇后登时失笑,却指萧翀光:“谢本宫做什么?自然是该谢陛下。”

陆挽棠这才又仿佛恍然大悟,忙去又跟萧翀光道谢。

萧翀光反倒说一句:“你就记着皇后的恩情就是。”

萧翀光是真不在意。

哪怕是陆挽棠已是如此模样,恐怕也没在他心里掀起什么波澜。他也不过就是真顺了长孙皇后的意而已。

萧翀光这样的人,也不知心是什么做的。

婧嫔在旁边看着,脸上神色更加淡淡。

萧翀光怕孙皇后累着,自然不肯久留。

待到他走后,陆挽棠就松了一口气,几乎是跌回了被褥里。

陆挽棠冲着婧嫔苦笑一声:“委实撑不住了,婧嫔姐姐不要笑话我。”

婧嫔看着她这样,就算是不想理会,也是止不住心软了一下。最后,就坐到了床边去,替陆挽棠将被子盖好了。

婧嫔深吸一口气,看着陆挽棠那张似乎还不谙世事的脸,微一冲动,就忍不住说了一句:“进了宫,到底是和嫁人不一样。你可别犯糊涂。”

婧嫔这话隐晦,陆挽棠眨了眨眼睛,慢慢笑了:“婧嫔姐姐这样告诫我,是因为早就心有所感么?是吃了亏?”

婧嫔脸色巨变,瞪着陆挽棠:“你这人——”

说完恼怒的起身就要走。

陆挽棠拉住婧嫔的手:“婧嫔姐姐陪我说说话吧。我想家了。”

陆挽棠的声音软软的,可怜巴巴的,叫人实在是狠心不下来。

婧嫔犹豫几番,最后还是念及今日那些特产上,重新坐下来。

陆挽棠老老实实道歉:“婧嫔姐姐别恼我,我也不是想取笑姐姐,就是开个玩笑。”

婧嫔瞪着陆挽棠,“我只当你是不谙世事,不过看来你怕是个聪慧绝顶的。”

陆挽棠被这样揭穿,也不否认,反倒是慢慢笑了:“你我都在宫里长大,心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我看姐姐反倒是糊涂,竟是如此冷着陛下。”

婧嫔登时哑口无言。

糊涂吗?不是糊涂,是觉得心灰意冷。

婧嫔良久才说了一句:“得宠又如何,不得宠又如何?咱们到底不一样。”

外来的人,永远是不会得到真正的宠爱的。

始终不过是利益之争。

婧嫔说这话的时候,还真是让陆挽棠也是忍不住心头生出了几分黯然来。

不过,很快陆挽棠就摇摇头:“就算不一样,也不能如此活着。”

而且,她和这些真正的公主还不一样。

出行之前,鲁王说的那些话,就如同是一柄大刀一般,始终在她头上高悬。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落下来。

“那你便试试。”婧嫔最终就说了这么一句话。

随后她就提出了告辞。

陆挽棠这一次倒是没留。

本来就病着,人走完了,她也就陷入了昏昏沉沉的睡眠。

第二日,陆挽棠自然没去给长孙皇后请安。

自然也就错过了这一次的大朝会——这后宫和前朝一样,都是三日一次的大朝会,前朝是萧翀光主持,而后宫是孙皇后主持。

大朝会这一日,所有妃嫔都是到齐,一则给长孙皇后请安,二则也是回禀商讨事情。

也是后宫里头最热闹的时候。

陆挽棠没去,不过这一次的话题可没少了她。

毕竟,她在后宫里头,现在可是出了名。

婧嫔中午回来的时候,就给陆挽棠带回来一个好消息。

长孙皇后给陆挽棠的住处定下来了。

倒比秀林宫位置更好。

所谓位置好,就是离前朝近,萧翀光去着方便。

陆挽棠的新宫殿唤作沉月宫。

沉月宫原本是一处赏景的地方。

里头是一片水榭,还有一个二层的小阁楼。

不过阁楼很小,没法住人就是。但是赏玩纳凉很不错。

沉月宫之所以叫沉月宫,是因为每天晚上,那一大片的曲水流觞里,都倒映着月亮。

加上丝丝缕缕的水汽,就像是天上的月宫。

沉月宫这样的宫殿,从前还没住过妃嫔。

孙皇后给了陆挽棠的理由,也很是合情合理:陆挽棠本来就是水乡里来的,怕是受不住这边的干燥,所以住在沉月宫,能舒服些。

陆挽棠心知肚明,最紧要的原因是,因为萧翀光怕热,而且萧翀光喜欢对月饮酒,以及沉月宫很近。

离得太远,就算萧翀光有兴趣,可路上说不定就被谁勾走了。

天长日久的,也懒得费工夫了。

不过,陆挽棠是真满意。

陆挽棠冲着婧嫔一笑:“怕不只是这点事情吧?”

她就不信,孙皇后会放过张贵妃。

怎么想,怕都是不可能吧?

陆挽棠这话一出口,登时婧嫔也笑了一下,不过很快笑容就隐去:“张贵妃被敲打了几句,罚了半年俸禄。陈修容也被罚了禁足。”

陆挽棠听完,禁不住脱口而出问一句:“那另一个呢?”

别忘了,当时还有一个妃嫔也在!

婧嫔一愣:“倒是没提起另一个。怎么?”

陆挽棠皱眉思量片刻,就将昨儿具体情形说了。

婧嫔一语道破:“是长孙婉吧?长孙婉和张贵妃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也是一起进宫的。长孙婉不怎么得宠,不过人品还行,所以这么多年来,倒也没怎么样。”

长孙婉的位份是昭仪。

婧嫔对她的评价,不可谓不好了。

陆挽棠只觉得有些惊异。

婧嫔累了半日,只觉得腰酸背疼,也没再多说,只让陆挽棠等着。估摸着下午长孙皇后的信儿就来了。

陆挽棠倒不着急这个。

孙皇后今日如此举动,她觉得,怕是离开她侍寝是不远了。

张贵妃受罚,萧翀光必定也不会短时间再将张贵妃捧起来。

看萧翀光那样,是十分在意孙皇后的。所以,顺势压着张贵妃,是极好的作法。

而陈羽容如今也是被禁足,短期更是无法侍寝,这正是她可以趁虚而入的时候。

只要她够争气——

人文生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