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数码资讯 >

互联网搅局机顶盒市场 新181号文或将对产业“一刀切”

2020-05-25 20:32:43

21ic通信网讯,小米科技改变了手机行业的定价规则,但是它却无法复制到机顶盒领域,因为这个行业并不是消费类电子。

1月28日,小米科技与CNTV旗下未来电视达成合作,未来3年内小米盒子将接入未来电视公司运营的中国互联网电视集成播控平台。尽管小米科技这样努力了,但实际上这次合作仍像是纸上谈兵,因为政策的利剑悬挂在国内仅有的几家牌照商脖子上。

小米杀入前的市场

时间回到小米科技杀入机顶盒市场之前,国内做机顶盒的厂商大多集中在深圳,而深圳华强北更像是这些厂商的大本营。

可以看到的是,从MP3、MP4、上网本、山寨手机一路走来的这些深圳白牌厂商,深谙“山寨”的生存之道。换句话说,就是通过芯片厂商提供的整体解决方案进行硬件生产,然后推向市场,用较低的价格,赚取不到一成的净利润。

在看到苹果、谷歌纷纷推出机顶盒的时候,这些白牌厂商也希望能够复制这一产品。芯片厂商则顺势推出了满足其需要的软硬件一体的解决方案,甚至有的还做出了很简单的业务平台。

一位熟识深圳市场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这些芯片厂商的解决方案有些类似手机的参考设计,甚至可以做到贴牌就能够销售的程度。

因此,进入机顶盒市场的门槛被大大降低,甚至该业内人士戏称,“成立一家机顶盒企业,只需要3个人。”这三个人分别是,一个老板,一个负责会计兼仓库管理,一个负责销售。至于白牌的“创新”,有时只需要一个外观设计人员而已。

与被一些媒体封为“正牌军”的小米科技、乐视网等这些互联网厂商相比,显然这些深圳白牌厂商的产品就显得十分山寨,但是在互联网企业没有进入之前,这些厂商每年分享着每年300万台左右的市场,并且都能够从中赢利。

尽管目前来看,为了拉动销售,白牌厂商的软件平台都在打政策的擦边球,但由于行事“低调”,在广电总局“181号文”较为宽松的管理下,其并未受到过多的政策影响。

互联网狼来了

2012年11月14日,小米科技宣布正式发布小米盒子;2012年12月19日,乐视正式发布乐视盒子C1。这两个事件标志着2013年的机顶盒市场有了新的参与者——互联网企业。

尽管小米盒子在发布后仅一周,就宣布暂停视频服务,但是可以看到的是,市场已经被触动,传统的商业模式被互联网企业这种破坏式创新打破。

12

不过,与小米科技“冒进式”打法不同的是,乐视的发展更多的可以被看做是资本运作的结果。2012年,乐视网通过资本运作将与乐视TV业务相关的资产和部分现金对乐视致新进行增资,后者是乐视网的全资子公司,主要负责包括乐视盒子、超级电视在内的硬件、系统软件、Letv UI系统的研发与销售。

此外,乐视网在版权方面也有相关的动作,而这是小米所不具备的。更何况2012年1月13日,乐视网与CNTV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其中规定,CNTV成为乐视网在互联网电视机顶盒领域的战略播控平台合作伙伴,乐视网将内容放到CNTV的内容集成平台,除了将内容交于CNTV播控平台端监管,双方合作的互联网电视机顶盒终端产品也将严格执行端到端可管可控政策。

换句话说,乐视网是CNTV的内容合作方,但其内容仅面向乐视网用户。自此,乐视网成为符合“181号文”治下的合规厂家。

因此,即使2013年1月28日,小米盒子与CNTV签订合作协议,但是由于这个协议仅停留在“接入未来电视运营的CNTV播控平台”,所以小米科技并未获得与乐视网相同的地位。

叫停政策即将出台

作为对小米盒子被叫停最有力的解释,“181号文”或将进行修改,这将直接对产业造成巨大的影响,而这也是诸多业内人士指责小米科技破坏市场规则的原因。

知情人士透露,“181号文”的升级版或将颁布,其中可能涉及多项政策的调整,甚至有“一刀切”政策的存在。

首先,将重新对机顶盒进行定义。

目前市场上的机顶盒种类繁多,以“机顶盒”为名的就有OTT机顶盒、IPTV机顶盒、DVB机顶盒,以及将几种功进行叠加的机顶盒。

知情人士称,该升级版文件对机顶盒的新定义可能将是“信源来自公共互联网的嵌入式图像设备”,也就是说,对机顶盒的定义将会扩大,快播大屏幕这样的产品或将被归纳进机顶盒的范畴,从而受到政策的管控。

其次,机顶盒厂商只能对UI进行修改。这就是说,除了有限的几家广电总局许可的牌照商以外,其他机顶盒厂商只能在产品界面上进行调整优化。因此,小米盒子就只得放弃其最早的发展计划,甚至如果想把自身产品上线,也必须经过牌照商的平台。

此外,播放内容或将有限度放开。具体来说,会有限度地放开泛政治和公益的频道网络直播。

近日,广电总局下发了2013年1号文,《广电总局关于促进主流媒体发展网络广播电视台的意见》,其中提到“大力推进网络电视台建设”。这说明政府部门开始重视这一领域,并希望传统媒体能够在互联网领域发挥主导作用。

不过,从目前来看,由于互联网受众和传统电视受众的使用习惯并不吻合,所以这项政策的实施效果仍有待观察。

作者:梁辰 来源:通信世界周刊

12
东方生活网